• dnf大枪银弹
  • 散文
  • 文學 » 散文
  • 春雨淅瀝野菜香
  • 來源:增城日報 作者:[李麗梅] 發布日期:[2019-05-27 10:44:28]
  • “好雨知時節,當春乃發生?!貝河?,澆灌了草,催開了花,還養育了很多野菜。

    家鄉的春天,野菜極其豐茂。手指粗的野竹筍,尖尖的頭破土而出,布滿小山與大山;大松樹下有不易發現的野蘑菇,它們愛成片躲在厚厚的松針下面,小時曾見人家曬場上晾滿紅傘白桿的野蘑菇,香氣遠飄;還有筷子粗的蕨躲在灌木下;這些野菜都在離村遠較的山上,多是大人去采。兒時的我們,常采是地皮菜和野蒜。

    春雨淅瀝,地皮菜瘋長。我和姐姐,同村里的姐妹們,每人撐一把傘,挽個竹籃,興高采烈地去拾地皮菜。

    我們去的地方距村莊幾里路,人跡罕至,家禽家畜也不去,地皮菜也就干凈。那里有望不到邊的黃土地,較遠處是果場,種了大片李子樹和桃樹,離村較近的地,附近幾個村種大片的紅薯和花生;果場的更遠處是高山,兩個乳狀的山峰高高聳立,兩峰間能看到后面更高更大的山,在雨天里模糊縹緲。早春,土地還未翻種,黃土地長滿草和野蒜。新長的草,被雨水澆得綠油油地閃光。地皮菜便在濕潤的草地上成長,繁殖。它們有的深綠,有的淡黃,形似泡發的黑木耳。經春雨的潤澤,地皮菜肥厚、光滑,半透明。雨淅瀝地下著。我們蹲在地上,一手扶傘,一手挑撿地上大片、干凈的地皮菜。拾地皮的時候,從來不是安靜的時候。雨聲里,我們說,笑,比賽。雖然地皮菜遍地都是,我們卻喜歡湊到一塊撿。有時幾人同時看中一片好地皮,便不約而同伸手去。這種“爭搶”往往在笑罵中結束——地皮菜遍地都是,永遠撿不完,誰還會計較呢?春雨里,我們會談論什么呢?幾十年過去了,誰也不會想起當初說過什么,我只記得淅瀝的雨聲里,夾雜著一群姑娘的說笑;遠處的大山,白霧繚繞,蒼翠朦朧,依稀能見簇簇火紅的杜鵑雜在綠樹間;果場里,梨花是枝頭的雪,桃花是一片粉紅的云;婉轉的鳥鳴在雨中回蕩……

    野蒜也是應有盡有:嫩嫩綠綠的,約一尺高,比蔥細,比韮菜圓,裊裊娜娜地,一棵一棵連成片,一叢一叢擠成堆。我們拾了差不多一籃地皮,便摘野蒜。野蒜大多了,我們只挑壯的摘,扎成一把把,碼在地皮上面。等野蒜堆到竹籃邊時,我們便挽著滿籃的野菜回家。 

    吃了中飯,我和姐姐便去小河里洗地皮菜。清澈的河水,不急不慢蜿蜒向前,河底石頭清晰可見。把竹篩浮到水面,捧一把地皮進竹篩,輕輕攪動,流淌的河水便把地皮里的枯草末和泥沙帶走了。如此反復,地皮菜便變得干凈透亮,散發著光澤。

    母親把洗凈的地皮菜放到沸水里稍焯,撈出放冷水中清洗,便可炒了。油熱后放紅椒稍炒,再放地皮菜一起翻炒,然后放些許水稍燜,出鍋前撒一把切段的野蒜進去,調味便可出鍋!琥珀般色澤的地皮菜,點綴著翠綠的野蒜苗與鮮紅的辣椒;地皮菜特殊的味和野蒜濃烈的香相互滲透,演繹著春天的山野味。春雨綿綿時節,村里幾乎天天飄著地皮菜炒野蒜的香味……

    清代王磐編纂的《野菜譜》中,有一首這樣的歌詞:“地踏菜,生雨中,晴日一照郊原空。莊前阿婆呼阿翁,相攜兒女去匆匆。須臾采得青滿籠,還家飽食忘歲兇?!閉飫锏摹暗靨げ恕本褪塹仄げ?,說到地皮菜是用來充饑救荒的。

    地皮菜不僅美味,而且營養豐富,它富含蛋白質、多種維生素和磷、鋅、鈣等礦物質,據說還能對老年癡呆癥產生一定療效。而野蒜中鈣、磷等無機鹽含量極高,經常食用有利于強健筋骨,特別對于兒童和缺鈣的老人有良好的營養價值。這些是我現在才知道的,當初我們去拾地皮菜摘野蒜,只因為好吃,且可以改善家里單調的伙食。

    如今地皮菜不只是美味,成了大眾追捧的養生菜。在廣東,內地運來的新鮮地皮菜和野蒜價格不菲,卻供不應求。時代變了,地皮菜和野蒜哪能不變呢?



  • 熱點
  • //www.cxtog.club/cl/index.html
    廣州日報報業集團| 關于我們| 廣告服務| 版權聲明| 招聘信息| dnf大枪银弹

    Copyright (C) 2001-2010 www.cxtog.club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粵公網安備 44011802000006號 未經增城之窗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
    地址:廣州市增城區荔城街荔鄉路81號 郵政編碼:511300 粵ICP備06003862號

    增城之窗服務熱線:020-32821355 傳真:020-3282259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