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dnf大枪银弹
  • 散文
  • 文學 » 散文
  • 贛源清流
  • 來源:增城日報 作者:[朝 顏] 發布日期:[2019-05-27 10:37:45]
  • 跋涉,靠近最初的源頭

    車子長時間在盤曲的山巒間回環往復,我捕捉著路邊的溪澗,然而它一直與我捉著迷藏,一忽兒出現了,一忽兒又消失了。路邊的植物,見縫插針地長。舊年的枯茅還沒有退場,新的鮮嫩的枝葉又在春天里放肆地生發。

   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跋涉,終于站在了贛源崠的制高點——海拔1151.8米的高處。此時,獵獵的山風翻過兩省三縣的背脊,一塊深青色的大理石碑穩穩地矗立在山巔上,上刻“贛江發源地”幾個大字。一棵楊梅樹靜靜地佇立在石碑旁。風吹過來,樹葉嘩嘩地響起,如泉水歡騰。

    是的,我迫不及待想要靠近源頭之水了。

    幾乎沒有路,撥開密密叢叢的茅草,自上而下連滾帶爬地向山林的縱深處探尋。山背上,青青的毛竹挨挨擠擠,它們把根扎進山石泥土,攢著勁地朝天空伸展。密林幽深,清晨的露珠還在竹葉上晶瑩地閃亮。腳下的山地始終是濕潤的,我想起兒時進山喝過的竹根水。在山區,剖幾根毛竹,從屋背將山泉水接進屋里,一戶人家就有了甘甜的煙火日常。據說,這樣的水最是潔凈無污染,還富含活性,為養生佳飲。這大片大片的毛竹,豈不是涵養水源的功臣么?

    忽然聽到淙淙潺潺的水聲,一股清氣透過樹林奔涌而來。在贛源崠西側的一塊石壁下,有三塊天然生成的青石,自上而下依序寫著“贛江源”三個紅漆大字。字是魏碑體的,有著原始洪荒般的力量感。這泉水,細則細矣,卻從石隙間俯沖而下,生就一副決然奔流的勇猛狀。它越過凌亂的石塊,越過青青的苔蘚,越過伸長了腿腳的白茅,沖出了一條小小的水路。水路越往下行,泉水變得越來越大,越來越急了。也不知是從什么時候什么地方起,又有了新鮮的泉水不斷加入源頭的隊伍,以至于在一些陡峭的石塊間,形成了瀑布,跳起了花樣舞蹈。

    山野闃寂,落葉枯枝朽木橫陳,只聽得見泉水碰撞亂石的輕響,山鳥和昆蟲則躲在我們看不見的角落,兀自嘰嘰啾啾地交換它們的喜怒哀樂。

    我掬起一捧泉水,一股清冽甘甜的味道從唇齒間漫溢而出,滑過喉間,沁入肺腑。我相信源頭之水的純凈,就像我相信一個初生嬰兒的純凈。是的,眼前的清泉,與初生嬰兒又有何異?就在這兒,它探出頭來,睜開眼睛,見識到這個世界,它還將在一日一日的前行和奔跑中成熟長大,肢體日漸強壯,內心愈加寬闊。

    庇護,為留清澈在人間

    為著這初生的嬰兒,多少人付出了恒久的耐心和摯愛。

    就在這大山深處,在贛江源自然?;で?,有木魚形、黃竹、陳野三個管護站,它們呈三足鼎立之形安插其中。一代又一代的護源人,都住在這生活清苦遠離繁華的小屋子里,與山泉為伴,與滿山的動植物為伴。白天,他們挨家挨戶地宣傳護源政策,他們要告訴世世代生活在贛江源頭的村民:?;で幕ú菔髂?、鳥獸蟲魚,甚至沙石泥塊,都被寫進了?;ぬ趵?,都不允許人為的污染和破壞;晚上,他們披著星光巡山蹲點,他們要赤手空拳地憑著經驗和機敏應付伐木和盜獵者,要使出渾身解數阻止一絲一毫對贛江源有所破壞的行為,他們像呵護嬰兒那樣呵護著這處子般的源頭。

    “不積跬步,無以至千里;不積小流,無以成江河”,是的,他們比任何人都更明白山與水的親緣關系:只有守好了這座山,護住了這片林,才能涵養起一股好水,也才有贛江的不息奔流。他們守望著它,也把一生的感情托付于它,他們說:“要是源頭都不干凈了,下游的人,怎么有安心的水?”說這話的時候,他們的眼睛里便有了水波一樣的東西在蕩漾。他們把最干凈的水交給世界,就像交出自己用心撫育的孩子。他們曾不止一次地想象過它的遠方,它的未來,在那些他們的目力所不能及之處,有多少馬牛羊為之伸長了脖頸,有多少桃李杏因之綻開了花朵。

    而日東河就在他們深情的注目中一路歡歌,向著綿江,流入貢水,匯入贛江,最后注入鄱陽湖。千百年來,一條河流行走于時間洪荒,穿過了8個市51個縣。有多少草木人畜舔舐著它的清澈在人間生長,有多少人類文明在漿洗灌溉中生發、形成、流傳。

    在日東河清可見底的溪流中,我親見了河魚安然地游弋,稚童們撿拾花色各異的鵝卵石,婦女們則將洗凈的衣物放心地交給光潔的石頭。一種純凈的生活氣息,彌漫在河水兩岸的寥廓空間。

    奔流,滋生萬物瘋長的春天

    有山便有泉,有泉便有著萬物滋長。在亙古的時間里,巍巍武夷山脈仿佛是臥伏在大地上的一條長龍,它承載著莽莽蒼蒼的森林,也啟蒙了枝蔓橫生的河流。

    雖山風微涼,但進入贛江源的腹地,仿佛重新縮回厚重的襁褓般的包裹。想到草木的隱蔽處,還有河流在悄然滋長,還有諸多的小生靈在竊竊私語,我感到與萬物并存于同一個懷抱的溫暖。

    后來,我在山坳間發現了好幾幢廢棄的土屋。它們被山風和雨水沖刷,已漸漸頹圮、低矮,即將與大地融為一體。那是贛源村的村民,從世世代代居住的山林里退出,往山下搬遷的真實印跡。在護源人不斷地奔走和宣傳下,多少年靠山吃山、靠水吃水的山民,對山水已然滿懷敬畏。更多的,是對河流下游的土地和人民的一種體恤,是屬于山民的祖祖輩輩無太大欲求的質樸情懷。

    君住贛江尾,我住贛江頭。同飲一江水,唯愿它奔騰千里,依然保持處子的潔凈和安寧。

    現在,贛江源?;で?,8萬畝郁郁蔥蔥的修竹茂林,已然成為鑲嵌在武夷山脈上的碧綠珠翠。絲栲栗、楓樹、花柳木等種類繁多的樹木散落于山巒之間。珍稀野生植物紅豆杉、伯樂樹、半楓荷、金錢松、香榧也在這里安居樂業。豹子、麂子、野牛、水鹿、穿山甲、蟒蛇、水獺、草鸮、虎紋蛙們在這里找到了生兒育女的天堂。鴛鴦也來了,天暖的時候,它們就在日東河里自由戲水秀恩愛。

    它們,共同蓄養了源頭之水,也共同構成了贛江之美的一部分。

    如果順著贛江源頭繼續往下走,河水會變得更加壯大,更加歡騰,直至波瀾壯闊。它將流經83500平方公里的廣闊疆域,滋潤田土,滋養人畜,滋生一個又一個萬物瘋長的春天……

    從一脈清泉開始,生命綿亙千年,世界光芒萬丈。



  • 熱點
  • //www.cxtog.club/cl/index.html
    廣州日報報業集團| 關于我們| 廣告服務| 版權聲明| 招聘信息| dnf大枪银弹

    Copyright (C) 2001-2010 www.cxtog.club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粵公網安備 44011802000006號 未經增城之窗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
    地址:廣州市增城區荔城街荔鄉路81號 郵政編碼:511300 粵ICP備06003862號

    增城之窗服務熱線:020-32821355 傳真:020-32822591